【盾冬盾无差/冬寡】他的猫和我【小男孩吧唧视觉,温馨治愈向】

——送给史蒂夫、詹姆斯,和喜欢小动物的你。



 

 

史蒂夫最后还是死掉了。

躺在它最喜爱的鹅绒垫子上,躺在我的身边。那双总是冒着水汽的,像银河一样闪着光辉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过。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

正如我在寻宠启示所说的,陪它到生命的尽头将是我最幸福的事。爸爸还说史蒂夫和我是心灵相通的,所以自己走回来了。这样的话,我就更加不能有悲伤的情绪,它会知道的不是吗?

 ***

这个小小的葬礼在后院举行,出席的只有四个人——爸爸皮尔斯,哥哥叉骨,我的朋友娜塔莎,和我。

我们仨围着那个微微鼓起的土包站了一圈,但叉骨却坐在长木椅上一个劲地抽烟。爸爸唠叨了他几句,他便把烟捻灭在凳脚,然后一脸不耐烦地走过来加入我们。

“看什么。”他瞪了我一眼。因为从他灭烟到走过来我一直盯着他,大概是用我一贯面无表情的表情,他们总说猜不透我在想什么,明明是个10岁的小鬼头。“等你长大之后你也能抽烟……”叉骨还没说完就被爸爸敲了一下后脑勺。说什么熊话呢你这臭小子,爸爸这样责怪他道。

但我知道叉骨只是在掩饰某些感情。

要说他悲伤,大概不至于吧。17岁的男孩子不会为了一只小宠物的离去而多愁善感——谢天谢地幸好我还只有10岁。但他很喜欢史蒂夫我是知道的。

在我还没出生之前,史蒂夫就已经是叉骨的朋友了。某种意义上,史蒂夫守护了叉骨的长大,然后再守护着我长大。我从叉骨的身边夺走了史蒂夫。他肯定是这么想的。因为叉骨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定制了墓碑。上面写着“95 years old”。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这是史蒂夫折换成人类的年龄。

突然间我才想通了,他才是完整地见证了史蒂夫整个生命的人。

我有些想哭了。这是嫉妒。

 *

“嘿,吉米,你看你快看!”娜塔莎总是这么兴冲冲地叫我看这看那的,即便现在是这么严肃的场面。

我斜了她一眼,然后顺着她的手指方向——那是一只,长得很丑的猫。

一只你见过就不会再忘掉的猫。

 

***



 

一周前,史蒂夫离家出走了。娜塔莎和我沿着社区的路灯柱一直贴寻找史蒂夫的启示。

于是我们发现早有人也贴了他的寻宠启示——一只长得很丑的猫。我刚想跟娜塔莎这么说我的想法,岂料她率先哈哈地爆笑着说,它长得真像你!一脸整个世界欠了你的表情!!

“我只是面无表情!哪有它长得这么丑!”还很记得当时我太生气了,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说出这番话。因为……大概我想我是有点喜欢娜塔莎吧,你知道一个男孩被自己暗恋的女孩子这么说的话,生气是正常的。

 ——

“哈哈是吗?”

这就是我和他的初相遇。在没见过他的样子之前,我先听到的是他从头顶传来的声音。很温柔,比起我哥温柔多了,就像他为这只丑猫写的寻宠启示一样,居然加上了叮嘱别人要小心别被抓伤的句子。

“这是我的猫。”他补充道,“你觉得它长得不好看?”

“对的。”我机械地接着话,很尴尬——被喜欢的女孩说像一只其丑无比的猫,然后还被猫的主人听到了我的评头品足。

“可是它长得很像你呀!”娜塔莎依旧重复着她的主旨。太坏了,这女孩!

“哈哈,”他没有扫娜塔莎的兴,也没有把我弄得更难堪,他只是说“很可爱哦,我觉得你们都非常可爱。”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对17、18岁的男孩子第一次改观。

看看我哥哥叉骨,一个颓废的小痞子,有这个榜样,我几乎都不敢长大了。(好吧他对我还是挺好的)

 

那天史蒂夫——哦对了,那个大男孩也叫史蒂夫。娜塔莎说真有缘啊,他是你的狗你是他的猫。什么跟什么鬼东西-_-|||

好吧,总之男孩史蒂夫还很好心地帮我们把寻宠启示贴到和那只丑猫同一高度,他说大人们的视平线在那,大人们会知道怎么把它们送回来。

 

***

 

想起来我就笑了。(噢天啊,这明明是个严肃的葬礼,我被娜塔莎带坏了!)

总之这下子男孩史蒂夫是错的,因为找回他的猫的是我,而我是个小孩。

 

但事实上他又是对的,因为小孩子的我并不想把他的猫还给他。

他还说对了一样,这只丑猫的爪子太锋利了。在我伸手磨它肚子的时候,被划出了两条血痕——它的左爪子有一个指头长不出甲片了。

活该,这是我第一想法,之后我又觉得它很可怜了。爸爸说猫的爪子很柔软,它受伤的时候肯定很疼很疼。于是我有些埋怨史蒂夫,既然你这么喜欢它,为什么还让它受伤害呢?

果然17、18岁的男孩不是个好东西。我又不想长大了。

 

*

我就这么一直养着它。男孩史蒂夫的猫,他的猫。

因为它很特别,爸爸和叉骨叫我小名(吧唧)的时候,它就会喵喵喵地叫——很神奇是吧,就好像它也叫吧唧似的。

还有它跟我一样很喜欢喝牛奶,这是我见过的最喜欢喝牛奶的猫了!——正如娜塔莎说,吉米你是我见过的最喜欢喝牛奶的小男孩了!

 

于是越是这样我就越不想把他的猫还给他。

我想念史蒂夫的时间没有因为这只猫(别逼我叫它吧唧,就像自己叫自己一样,太奇怪了!)的关系变多或变少,史蒂夫跟我在一起的日子依然是我这10岁的人生最快乐的时光。这时叉骨会笑我,你没有了史蒂夫才多久,他从你出生就跟你呆一起了。说完这话他捏了捏眉心啐了一口,打了个电话就跟朋友一起出去了——是是是,史蒂夫汪是我的,吧唧猫也是我的!就让我任性一次吧,好吗,吧唧猫?我用下巴蹭了蹭它的下巴,然后又再次屡教不改地伸手摸它的肚子——结果这次还是被抓了。

 

***



 

“你真的很像它。”男孩史蒂夫指了指我,再指了指在我怀中的他的猫。“谢谢把它送回来。”

 “你很像史蒂夫。”说完感觉有些歧义,我又装作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是我的狗,它是一只很好的金毛,可是它已经不在了。”

他摸摸我的头,只是笑,不说话。

而他的猫——这只忘恩负义白分给了它那么多牛奶的猫——这时急不可耐地扭动着要挣开我的手臂。男孩史蒂夫还没抱紧它,它就已经用肚皮去蹭他的拇指——啧啧啧,太没有教养了哼。

“看来你把它养得很好呢。”

“当然~我每天都有好好喂它——”

我突然住嘴了。

男孩史蒂夫在笑,敢情他的猫也在笑。

 

用不着他的猫告密,他早就知道了。



end,may be tbc.


————————


关于寻宠启示,还有两张贱萌的图,有兴趣请看:阿伐阿伐


第二篇:http://alphajuan.lofter.com/post/3b6b69_16c3fbf



评论 ( 18 )
热度 ( 78 )
  1. 穿越大吉岭Murder.A.Pomegranate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大概是近期最戳我的一篇文了 想说很多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QAQ
  2. AphemiraMurder.A.Pomegranate 转载了此文字

© Murder.A.Pomegran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