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冬寡/锤基】他的猫和我2:邻居Loki是个怪人【小男孩吧唧视觉,温馨治愈向】

前作:http://alphajuan.lofter.com/post/3b6b69_13fd615


***

 

        【Help!】你是男孩子吗?你跟我遇到相同的情况吗?

        ↑我在一个热门的聊天社区论坛上打了这么一个题目,但是想了想,这种唧唧歪歪的事情也只有小女孩才会做的吧。于是盖上笔记本,妥妥儿地按照原样放回叉骨的书包里头。

        Oh要是你忘记了,我可以再提醒你一遍,叉骨是我哥哥。别觉得不好意思,这么奇怪的名字是有点难记。谁会给自己的儿子起这种名字呢?

 

        我还是不得不说一说我总结到的事情。

        你有没有发现,男生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女生,但是如果遇到喜欢的女生欺负自己,却一般很少还手——譬如说娜塔莎。甚至是,当叉骨每次抱怨“hey你的小野蛮女友又在敲我们家的门!铃!了!”的时候,我倒是觉得她真是很帅气。

 

        我知道自己没有把娜塔莎当成仅仅是好朋友来看待,或许是因为我难过的时候她和狗狗史蒂夫总在我的身边。史蒂夫不在了,现在还有她和猫咪吧唧。

        因为男孩史蒂夫跟我说他要去上大学了,所以把他的猫留下给我,让我好好养着。

 

*

 

那天他带着他的猫来我家。




 

        记不清从哪时开始我接受了它也叫吧唧这个设定,但是它却一直不接受我摸它的小肚子。

        可是它明明很主动用肚子蹭史蒂夫的呀。

        娜塔莎在一旁说吉米你其实一直都不受小动物欢迎呢,至于史蒂夫汪是个很特别的意外。

        可是在我喂吧唧喵喝牛奶的时候它明明不排斥的呀。

        我偷偷地瞄了它一眼,这只丑猫。

        这时候史蒂夫把一直坐在他腿上的吧唧放到了沙发中间,“我说过它很像你吧,看上去很骄傲,其实很害羞。”他执起我的手挠了挠吧唧的下巴,然后顺着毛发抚摸着它的肚子。“它除了我并没有其他朋友,所以……哈哈大概可以用内向来形容吧?”最后他说:“我可能有好一段时间不在这边了,带着吧唧恐怕不能好好照顾它,吉米你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咦?”娜塔莎总是比我要快反应过来。“Oh史蒂夫你是要去上大学了吗?听说有很多很赞的社团活动呢!”但是她的关注点永远跟我不一样。

        我看了看娜塔莎,ヽ(。✪‿✪。) ノ

        又看了看吧唧,눈w눈

        最后看着史蒂夫说:“才不要。”

        娜塔莎很惊讶,我以为她会摇着我的胳膊问为什么,但是她没有。大概是我的表情十分奇怪吧。史蒂夫也有些手足无措,“吉米你喜欢它不是吗?”

        “但是你不是说了吗,吧唧除了你就没有其他朋友了。”哼,我才不会承认喜欢这只丑猫。“它只有你了,你为什么不带上它呢?”

        我本以为自己把话题转移得很精妙,但是说着说着鼻子却有些酸,“如果史蒂夫还在,我一定不会把它让给别人养的!”我想起有一年冬令营,离开了家半个月,回来的时候史蒂夫瘦了一大圈。爸爸皮尔斯说它一直要睡在门缝边,结果病了一周。

        男孩史蒂夫笑了笑,他说吉米你看过Toy Story(玩具总动员)吗?

        我摇头。

        他索性把吧唧抱上我的膝盖。他说:“现在它有你了。”

 

        那天最后,娜塔莎说吉米你居然没有看过胡迪和巴斯光年的故事!她很快回家拿了三只DVD碟子回来,然后我们三个人一只猫一起看动画过了一个下午。

        我觉得,史蒂夫想跟我说的是安迪和胡迪的故事,而不是娜塔莎所说的巴斯光年。

        还有就是,抱着吧唧一个下午,我的腿实在有点麻了。

 

***

 

        再一次,另一个史蒂夫离开了我的生活。

        不同的是,这个史蒂夫还会回来。

        日子就这么过着,至少吧唧喵过得好好的。因为史蒂夫说它有健忘症,独自出门的话会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我拜托爸爸尽可能在我上学的时候要好好看着吧唧。

        收到史蒂夫的第二次来信,还没到第三次收信的日子的时候,我们社区来了一个新的居民,正好成了我的邻居。

        爸爸皮尔斯说他的老伙计尼克告诉他这人来自北欧,是个留学生,脾气有点怪,之前住的学校宿舍,结果不知出了啥问题,大概是跟室友不和吧,于是就搬出来了。

        哥哥叉骨说这人不是gay也会是个娘娘腔,不然哪会有人吧头发留这么长?说这话的时候他扫了扫自己的后脑勺,很自豪的样子。然后揪了揪我的头发说:“嗯你嘛,小孩子标准不一样,但是我看你也应该剪剪头发了。”叉骨一直说我应该变成像他一样男子汉,我通常会反驳他爸爸说你会带坏我的。但是有时候他的表情会让我难以回嘴,比如当他说这是做哥哥独有的浪漫的时候那个表情。大概是因为被他搞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说回我的邻居,我第一次遇见他时,娜塔莎和我在院子里,她说要看看吧唧能不能在她手臂上走平衡木。邻居那位先生正在我们家门前的路灯柱上捣弄着什么。那上面是我和史蒂夫以前贴过的寻宠启示,现在被撕得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纸毛儿。

        他看见我和我的猫,于是说,真丑。

        我想着要不要回话,但在看到他贴的东西之后一时忘记了要说什么。

        “叔叔你在干什么?”我很少把想问的事情说出口,特别是对陌生人,尤其是现在娜塔莎跟我在一起,这句话当然是她说的。

        结果那个男人马上拉下了脸。

        这下我瞧得仔细,果然是一副很欧洲的面孔。如果你知道这个句子:“Gay or European”,那么你大概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忽然好像也懂了叉骨当时在说什么。

        娜塔莎却不以为意,她说这个寻宠启示太奇怪了呐!

        “嘿小个子,”他却跟我说起话来,“之前贴在这上面的是你的告示吧?”他指了指娜塔莎肩膀上的吧唧,“你叫史蒂夫?”

        我瞄了一眼他贴的纸上的落款——洛基。但我个性不热情,在对方没有报上姓名之前,我并不打算叫他洛基,尽管其实爸爸和叉骨都告诉过我这个名字,因为在这里很少见,我早就记住了。“很高兴认识你,叔叔。我叫詹姆斯,住在这所房子。”

        他果然又再次不高兴了,因为有宽阔的额头,邹眉毛时特别明显地表达出情绪。

        我算是故意的,娜塔莎则为我的默契感到满意,因为她躲到我身后嘿嘿地偷笑着。

        这个结论还是她告诉我的。她跟我举了个例子,她小时候的一个邻居,叫希尔,比她大20岁。当时娜塔莎5岁,家里的人让她叫希尔姐姐,然后前些日子,希尔回来老家,娜塔莎就管她叫阿姨了。

        我其实不太懂,她说这跟她和希尔之间的年龄差没关系,在于希尔到了当阿姨的年纪了。

        我还是不太懂,大概女生对这些问题比较敏感。

        但看来也不一定是女生。因为洛基对我们这个小玩笑也感到生气。

        他有些不耐烦,直接把手里的纸分成三叠,塞了两份给我和娜塔莎。“你们两个小个子,把这些告示都贴到你们之前贴过的地方,总之就是哪里能容易被看见就贴哪里。遇到人也留个心问他有没有见过。你之前也走丢了宠物应该有经验的吧,不用我多说了吧?BlaBlaBlaBla……”

        不知道是因为他突然把东西塞给我们,还是因为他连续不停地说了很多话,我和我的小伙伴都呆住了。

        “……”一向反应很快的娜塔莎这下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拿着启示看了又看,“叔叔的母语是英语吗?这个是不要让它回来的意思呀?”

        哼,他倒是笑了,“我就是让大家知道这只笨狗有多么的无赖,谁也不要收留它。到时候它饿了就会回来的。你们想想呀,一点惩罚都没有这怎行?跟某人真是一个德行,连喜欢啃鸡腿这点都一样,真是看着就让人心烦BlaBlaBlaBla……”

        他见我们不说话也不行动,也没有急着催促我们走,于是一个劲地说了很多东西,其中还有很多我们听不懂的话,大概是北欧那边的语言。

         “……”我和娜塔莎都插不上嘴,只有吧唧对于他的肢体语言有点反应,扑空抓了几下爪子。

        我们这才发现来了一个很不得了的邻居。

        他的想法和他的笑容一样难以捉摸。

        还有他的发型和衣着。

 

*

 

        洛基有着一身难以接近的气质,却意外地有些……其实非常喜欢小动物?

        但发现这件事的过程让我十分生气。

        那天我上体育课的时候扭伤了左胳膊,老师让我提早离校,回家却发现吧唧不见了。

        我很着急。

        当时家里没有人,娜塔莎还在学校,于是我打电话给史蒂夫。

        他接通之后我应了一声,然后发现很难说出口。

        史蒂夫那边很安静,从压低的声音里依然听出了担心,他说吉米你怎么了,并没有问及吧唧的事情。

        “我把吧唧弄丢了。(I lost Bucky.)”心里不好受,很想说对不起,但是我没有。很难让我承认这是自己的错,因为我觉得太委屈,于是我只是说,“我一直很爱护它,为什么它要离开呢?”

        结果史蒂夫很平静,“吉米你要相信,我们永远不会失去吧唧,因为吧唧只有你,只有你的地方才是他的家。”他在安慰我,“我们需要做的是努力帮它回家。”

        和史蒂夫结束通话之后,我想着应该可以找洛基帮忙,至少我和娜塔莎曾经帮过他。

        结果吧唧就在他的家里。

        要不是我的左肩膀伤着,我发誓一定会跳起来扯他的头发!

        洛基大概是研究生或者是博士生,我不太清楚读书读到那个级别是要怎么称呼的,总之他好像并不是每天都去上课。

        这件事还要怪爸爸皮尔斯。他不需要时常回公司,但是相比于呆在家,他更喜欢跟尼克大叔去打高尔夫球。

        于是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洛基说我白天可以帮忙看着它,爸爸说好。

        但这都是被我戳破之后他们迫不得已告诉我的。

        而更让我生气的是,尽管如此,洛基并没有打算改变什么,他说了一句让我不管左臂绑着绷带,抡起拳头就捶他的话。

        他说:“我看吧唧挺喜欢我的。”

 

*

 

        我实在不喜欢那个洛基。

        叉骨说,来自欧洲又性情古怪,你看他之前还和室友闹翻才搬出来的吧,估计人际关系差的够可以了,也就养养小动物寻求安慰吧。不过连自己的狗狗都离家出走了,还是很可怜啊。

        我说哥哥你到底是在帮谁?

        他说我也想要养一只宠物呢。然后就不断揉我的头发,就像很久之前他还跟史蒂夫汪很亲密的时候一样。

 

        我想也许我应该帮洛基把他那只很喜欢啃鸡腿的狗儿找回来,这样他就不会再打吧唧的注意了。

        但是有一件很奇怪的事,为什么我的猫现在喜欢吃蛋奶布丁了呢?

 

Fin.

(Maybe TBC)


————————————

如果你看过这篇文:《谁?》 http://murder-a-pomegranate.lofter.com/post/3b6b69_169d334 那么你也许会发现两篇的小联系 。

找了下画过的图拼了个简易的分析,可以当作文案看看:
关于《谁?》的设定因为自己感觉会BE,所以为补发糖留了个后路。感觉看了这个图要剧透的都剧透完了撒!


 


评论 ( 6 )
热度 ( 38 )
  1. 残石_Murder.A.Pomegranate 转载了此文字

© Murder.A.Pomegran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