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双人格吧唧】《谁?》*3【正剧向/盗梦梗】

直达电梯:

CHP.1    CHP.2


————————————————

 

设定/扫雷:

  1. 正剧时间线:吧唧刚刚加入复联,接受治疗、暂住队长家的时期——>吧唧离开队长家独立生活——这一段时间的故事。

  2. 双吧唧,无法同时存在。冬吧唧为不断被洗脑所产生的新的表人格,詹吧唧为里人格。

  3. 性向正常(至少暂时——)。邻居No.13莎伦·卡特(Sharon Carter)会在这个过程中成为队长女友。【先苦后甜嘛

  4. 微盗梦设定,詹吧唧(暂时)只能在另一个世界(梦?)中出现。

  5. ❤符号表示AU世界。复联世界用❀表示。

 

————————————————

 

Chapter❤3

 

        这很难让人相信不是梦,却为什么那么真实?

        Steve觉得自己的一天里仿佛过着两天的日子,但又总有一段时间像是被格式化一样缺失掉了记忆。

        他被搞糊涂了。

        况且,梦会有连续性吗?这简直像是过着另一个人的生活一般。

        再想起不久前才和冬兵上过电影院,逛过超市,现在在这里,和另一个……James在一起,即使说得不妥帖,这就像是偷腥一样。

        Steve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了羞赧。oh天啊,我在想些什么。不不不,这只是友情被瓜分的愧疚感罢了。

        “……Bucky?”他小心翼翼地叫唤了对方一声,窝在沙发里看书的这个四肢健全的[冬兵]。

        “Steve,你觉得我把头发剪短怎么样?”[冬兵]似是同一时间开口,当意识到Steve有话要说的时候,便把翻开的书架到自己的胸膛上,抬眼从下往上看着他认真地问:怎么了?

        “呃。没什么……”他瞄了一眼窗外的日光,跟出现在这里的“上一段场景”是不同的时间。

        Steve闭上眼,心音很沉,他十分确定自己的身份,他不是布鲁克林的一个普通大学生。

        他是美国队长,是个英雄。

        然而这个小小的公寓里,没有盾牌也没有潜行服,只有一面快要掉下来的美国国旗和一些各色各样的招贴海报。

        他脱离这种寻常日子太久了。

        他不习惯。

        他太敏锐了。

        他想他是享受不来的。

        “嗯,你说要剪头发是吗?”只是他从来拒绝不了Bucky。即使这一起都不是真的。

        “是呀,”[冬兵]揪起自己的一缕发,“太长了,我并不喜欢。这并不适合我吧你说是吗?”他朝他状若随意地眨了眨眼睛,但眼底尽是对他肯定回答的期待。

        Steve不自觉地把手插进[冬兵]的头发里,帮他梳理着,“你不知道你短发的样子是有多么的帅气。”瞧,他从来拒绝不了Bucky。

        “帮我吧Steve,”[冬兵]用手比划着刷刷剪了两下,“我想念我的短发了。”

 

 

*

 

       这个 [冬兵]的头发并不软,长长的时候会显得凌乱,摸在手心有些痒,这一点倒和poker face的那个冬兵是一样的。

        “你就这么相信我?”Steve瞧着自己手里的剪子,开合了半下,替他担心起来。

        “因为只有你知道我想要的发型啊,”[冬兵]望着镜子里的Steve,很信任地笑着,勉强从包裹在身上的布料下伸出右手朝他竖起大拇指,“只有你了。”他又说了一遍。

        Steve循着记忆中的面庞去替他一刀刀地剪落。那是他当时羡慕Bucky的很多很多事的其中一件。

        James·Buchanan·Barnes有着很多让女人倾慕让男人嫉妒的地方。

        比如他的样貌,比如他的背景。

        比如他的才能,比如他的胸襟。

        Steve·Rogers有一个让很多女人嫉妒的地方。

        他有一个朋友,他叫James·Buchanan·Barnes。

        曾经有一次去找Bucky的时候正好赶上他在剪头发。那个蓄着小八字胡的理发师被请到他们家里为主人服务。

        Steve不是太清楚大户人家的这种事是怎么运作的,他只知道Bucky偷偷塞了一些钱给理发师,让他也帮自己剪一次。

        于是后来Steve为了保持这个时髦的发型,隔了两个半月也没有再剪过头发。直到Bucky拨过他的鬓角对他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当天回到家,他就自己摸索着修了起来。

 

        Steve把额发削短之后又埋头在后面剪了好一会,[冬兵]笑着问他,你怎么都不朝镜子瞧一眼?

        “……”Steve本来也没打算回答,看到镜子里的[冬兵]之后更是说不出话。确切说来,他一直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正是按照James的印象来剪的。

        此刻的他,就是James·Buchanan·Barnes。

        抑或是,他一直都是James·Buchanan·Barnes。

        因为他说:“你还记得我的模样,我很高兴。”

        这句话让正在细心地用刷子扫碎发的Steve停了手,他抬头时正好对上了镜子的反光,没有看见James的眼睛。

 

        然——

        ❀

        那束光却似是包含着恶意,闪烁了一下,继而不断放大,刺痛了眼睛。

        Steve反射性地抬手掩住,耳边开始轰鸣,一瞬之间被某样坚硬的东西狠狠地揍中了右颊。

        头脑的空白随着白光的消失而暂歇,Steve的意识回笼之际,又一下攻击横扫过来。

        这次他用大掌结实地截住了——那是冬兵闪着寒光的拳头。

        Steve很快适应了状况,这是他的房间。深夜。

        “为什么……Bucky?”

        冬兵没有回答,用力甩开钳制之后火速地后退了两三米。他的背抵着墙,用铁臂护在身前,另一只血肉之躯的手牢牢地摁着自己的头壳。

        他瞅住Steve的眼神凶狠而暴戾,但表情却煞是痛苦。

        夜晚的街道也并不安静,但在这个房间里,冬兵剧烈的喘气和卡在喉咙的嘶哑却清晰地让Steve听见了。

        “Bucky!”他又喊。

        “呃——啊——”冬兵终于忍受不了,一拳捶在窗上,用钢爪三两下地捣烂了所有玻璃渣子。

        他灵活地踩上窗沿,转眼之间就消失了。

 

        这情景如此熟悉,就在Steve愣着的当口,Sharon·Carter一枪打碎了门锁冲了进来。“等等!队长!!”她叫住了他。

        在确认了暂无危险之后,她把枪放下,“是冬兵吗?”

        Steve点了点头,右颊的皮肤在扯动之中丝丝地痛,“你知道些什么吗?”

        Sharon蹲下从床板底摸出了一个半掌大的装置,“冬兵的房间也有一个。”

        “这是什么?”Steve深皱着眉,语气极其严厉。

        “……这是Fury前局长的秘密命令,让我分别安装在你们休眠的地方。”她先把大人物搬了出来,因为Steve的眼神实在太过可怕,“但是我并不知道详细情形。很抱歉,队长。”

        Steve把那个小东西拿在手中瞧了一眼,然后重重地扔出了窗外。

        “你们到底是要对Bucky干什么!!”

        吼着这句话的队长浑身散发着暴怒的气息,他没有对Sharon狠力地质问,也没有摔房间里的东西泄愤,他只是绷紧着身躯站在那里,山雨欲来。

        “队长……”Sharon望着他有些退缩,但仍然很真诚地说到,“我们……至少我,至少我是因为担心你所以接受了这个任务。”她站直了身体,行了一个正式的军礼,“我得汇报我所知道的。”

        “真的很抱歉队长,但也许你不用再见到我了,”她走到门边没回头,“因为我太失职了,在第二天早上才发现了你们的打斗。”

 

 

***

        Steve把从冬兵床下取出的另一个装置琢磨了很久,赌了一把,去找Bruce·Banner。

        “的确是我在负责。”Banner亦毫不含糊,但也没打算全盘托出。

        Steve叹了口气,问:“那有些什么是你可以无意中说漏嘴给我听的呢?”

        “Oh,我从不说漏嘴的……”再看见队长严肃的表情之后,Banner只好生硬地结束了辩解。“冬兵在寄住你家之后,有什么异样吗?“

        Steve摇头。

        “在之前对他的身体检查中,我曾经对他进行过多次脑部扫描。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在他深度睡眠的时候,会有两种不同的电波。”

        “这是什么意思?”

        “记得我跟你说过吧,现在的冬兵是个完全的独立人格。我认为是在……”Banner顿了一下,“是在不断被洗脑的过程中产生出来的。他不仅仅是失忆了,他的性格被改变了。简单来说,就是对于同一件事,冬兵和以前的他会采取不同的做法。”

        Banner见Steve没接话,于是继续说,“而两种电波则表示……也许同时存在着两个完全独立人格的可能。所以我决定利用睡眠来进行试验,不过这次是……”

        “是由我来做‘试剂条’?”

        “是的,我们尝试通过这个”Banner指了指那个半掌大的装置,“用它的电磁波脉冲来制做梦境,然后将两个梦境相连。”

        Steve生硬地闭了一下眼,“所以说一切都是梦……”

        “嗯……那么队长你看见了些什么?”

        “……”Steve没有马上回答,他并不知道此刻自己望着Banner的眼神有些警惕。

        这下连Banner也为难地叹气,“Steve,你的确看见了一些东西,对吧?我想我是十分肯定的。”

        “为什么……?”

        “因为刚刚我跟你明确那是梦的时候,你失望了。”

        “……”Steve背贴着椅背,头向后仰,甚是疲惫,“然后呢……你们的打算到底是什么?”

        Banner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回去休息吧队长。然后先把他找回来。我们暂时没有打算。”他走开了,继续之前的工作,却又回头看着Steve,“你是清楚的吧,这相当于有两个人,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灵魂……随便你怎么描述它,但……”

        Banner也觉得自己说话欲言又止得难受,于是他索性说:“或许最后,会是我们问你。你打算怎么做。”

 

TBC

 

——————————

第三章结语废话:


        于是加快了故事进程,坦白了一些之前模糊的事情。嗯下一章继续闹大矛盾。

        这篇文很压抑,很小众的节奏。

        然后是关于Sharon(No.13特工),想把她和Steve暂时写成情侣,但是这个过程大概十分不讨喜,所以有些纠结……但又因为走正剧向不想把盾冬直接设定为同性恋,慢慢发展吧……




评论
热度 ( 26 )

© Murder.A.Pomegranate | Powered by LOFTER